春风不识

专注自嗨五百年
间歇性话痨
墙头一大堆
愿望是做个安静耕地的老农民:)

【冬铁】向死而生 born to die 7

放个随缘居地址 如果有小伙伴戳不了链接可以戳随缘 ╰( ̄▽ ̄)╭毕竟没有河蟹 

随缘:戳戳我

Bucky半夜从一段噩梦中惊醒,他大口喘息试图平复沸腾的血液和快速跃动的心跳,自己右边一半床是空的,他现在整个人紧绷如弓上鸟。厨房传来不明的响动,Bucky几乎是立刻翻身下床,从下面拿出了自己的手枪。没错,他还是会在自己唾手可得但又隐蔽的地方放上武器。

厨房里就开了一盏小厨灯,那个人正蹲着冰箱前。Bucky确定是自己神经紧张过度了,在松一口气的同时他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一把枪,他迅速把枪藏到了身后。

“Tony你在干嘛?”

自从Bucky和Tony分享了他的公寓之后,他们上床的地点就从大厦扩张到了这里。如果各自无事,时间又太晚。Tony会在Bucky那里过夜。

Tony闻声站了起来,他手里拿着Bucky以前买的早餐谷物,嘴里也塞了一点,可以看出一边脸颊鼓了一个小包。

“我饿了,翻翻你的冰箱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说完Tony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微微皱起了眉,“你在家习惯这么溜你的老二吗?”

Bucky意识到现在自己不着寸缕。

“你想吃一点什么吗?”Tony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翻找Bucky的冰箱上。

“不用了。”

Bucky又回到了卧室,他在床边坐下,月光打破窗户如银色碎片般洒在他背脊上。他看了眼外头,只有那里还有暖光。弹夹里子弹一发未动,他将那把手枪拆开再组装起来,这套动作Bucky太熟练了甚至都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从套筒到护板再到拉杆簧,最后只要打开保险扣下扳机就好了,这里用不到最后一步,所以他又将保险推回原位,把枪放回床底下。这确实有点吓人,其实Bucky也说不上这只是他的一种习惯还是隐约的担忧。

“你确定不想吃吗?”Tony穿着宽松的睡裤靠在门框边,手里端着一份三明治,“Stark制造。说实话只要把酸黄瓜和火腿夹在面包中间就可以吃了吧?”

“谢谢,不用了,我并不太饿。”

“随你便,你的损失。”Tony又转身去了厨房。

大概一刻钟之后Tony回到了床上,给自己盖好了毯子看起来一脸满足。两个人都醒着但却都没有说话。

“你知道他们不会再来了。”Tony突然开口说道。

Bucky指的他指的是什么,Tony也知道他床下藏了什么。

“你看我像个蠢蛋吗?”他见Bucky不说话便接着说道,“也许他们会来,但那并不值得害怕。”

“我并不害怕,我有准备去面对,武器并不代表恐惧。”

Tony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嘟囔。

“但是你得承认你神经紧张。”Tony永远得是辩论中的第一名。

“好吧,我承认。”

“我知道你调出了那些档案,你不必刻意去记住那些过去或者他们的名字。”

“不,我想要记住,我必须记住。并不是什么内疚感作祟或者什么自我惩罚,我只是想记住他们的牺牲,这会让他们的死亡变得有意义,而不是一文不值。”他已经可以坦然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愤怒没有懊悔,因为这些情绪不会带来任何帮助。他需要的是平静面对,然后记住它们,并引以为戒。

Tony突然转过来盯着他,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不属于地球的外星生物,接着爆发出一阵笑声。

“老天,你就和Steve一模一样,我以为你会比他机灵点。人们并不会因此感谢你,反而当他们有一天知道那些事情,他们也许会仇视你,他们会叫你凶手。”他说的这些话仿佛就是在影射自己。

“我知道,但我为的并不是他们的感谢。我也不需要认可,这是我自己想做的,只是为我自己。”

Tony停止笑声,定定的看着Bucky,对方也如此回望他,Tony的眼睛此刻看起来是如此的明亮。

“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某些方面和Steve一模一样。固执又天真,如此理想主义,我会说这很愚蠢但很勇敢。这是你们老冰棍的通病吗?”

“也许。”

“保持下去也许并不会是什么坏事,”Tony卷了下毯子翻了个身,“不敢相信我躺在一个会在床下藏枪的男人身边,请别在我睡觉的时候朝我头上开枪。”

Tony还不忘回头朝他眨了下眼。

“当然,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忘记。”

他们确实不需要像其他情侣一样坐下来谈心,他们互相都能了解对方的经历或者是那种感受。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曾身处黑暗,但同时却又无比渴求光明,那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口舌去多加言语?

 “为什么你们表情都这么严肃?”clint一走进会议室就感受到里面散发的低气压,还有Fury的表情,虽然他看起来一直都这样。

“请坐下,Barton。”Fury说道。

“clint,Steve也许还活着。”Natasha开口说道。

“什么?!”clint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看在座其他人的表情这不像是个玩笑,“这是怎么发现的?”

“红骷髅计划了这一连串的报复计划,他已经失去的身体,而他的邪恶计划永远不会因此停歇。Steve永远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他封锁了Steve的意识,而Steve的身份也是最好的武器,美国队长,一个爱国者,没人能质疑那个身体下的意识是谁。”Fury说道。

“该死……”

clint还处在那种震惊当中,没人能一时半会就接受这样的消息冲击。他们都一度以为永远失去了自己的战友,现在突然告诉clint一个好消息就是Steve并没有死,同时坏消息就是他可能被红骷髅控制了。Tony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如此,他冷静的分析了那些资料,思考了其中的可能性,直到确定这是真的。他和Steve之前的矛盾也许还存在,但这并不影响他得知自己朋友仍旧活着时的喜悦,同时还有深深的担忧。他看向对面的Bucky,他皱着眉一言不发,表情凝重而专注,Tony想他现在可能也是同样的心情。

“我们必须救出他。”Natasha说道。

“那是一定的,”Bucky站了起来,“。我从他手中接过星盾,我必须去。这件事情也得用士兵和士兵的之间的方式去解决。”

没有人可以反驳他,但可以清晰的看到Bucky眼中的坚决,他准备为朋友而战。而他确实也说到做到,没人想到当这一切之后,他们还能看到Steve Rogers就这么活生生的重新站在复仇者大厦里,所有人给Steve拥抱或者掌声。Tony站在一边,本应也沉浸在这种情绪中的他不由自主的看向Bucky。男人站在Steve身后,安静看着Steve和复仇者们一个个拥抱过来,这可能是Tony见过最接近之前那个James Barnes的笑容,由衷且发自内心,他为自己的朋友感到欣喜和骄傲。对方也看向他,脸上依旧带着那种笑容,Tony觉得自己被他触动了。但他知道Bucky同样也付出了不少于那颗子弹的代价才赚回这一切。

“Tony。”

“Steve。”

他们互相点头致意,这是他们刺杀事件之后的第一次对话。

 

在大家都从Steve回归的喜悦中平复之后,Tony制定自己和Steve之间仍有关键的问题需要解决——关于内战的遗留问题。他们之前因为政治主张不同导致两人之间的矛盾上升到一种不可调和的状态,他们来不及很好的解决就发生了之前的事情,导致一切戛然而止。虽然现在不像之前那样剑拔弩张,只不过仍然有心结,一定状态之下仍旧会继续浮现出来。

“又来了,Steve你是说真的吗?我们还要继续围绕这些问题讨论下去吗?我想这样我们可以喋喋不休的争论三天三夜。”

“Tony,这并不是我挑事。”Steve说道。

“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影射什么,你认为我只是向政府媾和的懦夫,从过去到现在你哪怕真的仔细想过一秒钟。迂回怀柔并等于我向他们妥协。”

“你该知道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两全。”

“够了!伙计们,我不是为了让你们继续这些无休止争吵才把你们两个重新聚在复仇者里。”Fury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忍不住大声喝止了他们,他现在就知道头痛欲裂,他看着Tony和Steve两个人从一个平常的任务一直吵到他们之前的矛盾上。Fury觉得不能再让他们这么下去,他的做些什么,否则这样下去复仇者仍旧会崩溃分散的。

“好吧。”Tony摆摆手表示不想继续之前的话题,“那就让我们跳过之前的话题来谈一谈美国队长,Steve你是怎么想的?”

“我认为Bucky现在做的非常好,我不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去代替他现在的工作。”Steve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意向,他并不打算继续担任美国队长。

“我是没有意见,但我觉得如果要这样的话,你可能首先要说服Bucky。他一直更希望你重新接手,他觉得自己不过是暂时替了你的工。”

“不,他并不是代替,他完全可以胜任,我会说服他的。”

“那你呢?”Tony问道。

“我可以作为神盾局的特工继续为复仇者工作。Fury你呢,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我觉得你说的完全可行。”

+++++++++++++

“所以这次任务是我们两个么?”

“是的。”

他们两个都站在昆式战斗机尾部,准备之后的突袭。

“我希望你没有忘记怎么去战斗。”Tony说道。

“睡觉都忘不了。”

飞机驾驶员似乎是刚进入神盾局的飞行员,也许这也是他第一次任务,他听见Steve Rogers和Tony Stark的唇枪舌战忍不住频频看向后视镜。

“不用感到不安,如果你继续呆在神盾局你就会习惯的。”

“是的,长官。”飞行员回应道。

“他说的一点没错你还会习惯我们的争吵还有各种诡异的事情。天上掉下的外星人或者水里钻出的怪兽,谁知道呢。”

“我们可以把牢骚放到战场上。”Steve的眼神很明确的在向Tony表达,叫他不要吓唬那个新兵。

“我们接近目标上空了,舱门要打开了,Stark先生会先出去。”

“哦,我忘了说,你以后在神盾局还得习惯Steve Rogers式的唠叨和Nick Fury的脸色,菜鸟。”Tony的盔甲穿过云层,腿部的能量推进器留下一道划过苍穹的白色轮廓线。

“别听他的士兵。下降!”

“是的,长官。”

当他们解决了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也许Fury安排他们一起出任务就是为了提醒他们,他们仍然可以并肩作战,像真正的男人一样。

“那你知道过去很多争论都没有意义。”

“我知道Tony,我很抱歉。”

“我也是,欢迎回来Steve。”

Tony向Steve伸出手,对方也握住了。他们站在余晖渲染的战场上,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归与重生。

当晚他们就坐下来开诚布公的交谈了一次,两人都站在朋友的立场上给予对方平等的地位和相互的尊重。

“你想喝一点吗?”

“不了,谢谢。”

Tony点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

“那是什么感觉,当你意识……你知道的。”

“那感觉很糟糕,你像是掉进了一个循环不会醒来的噩梦中,所有的回忆还有一些……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肯定意味着什么。”Steve知道他指的是他意识被红骷髅控制的时候。

“我可以想象,梦见红骷髅的脸,换做我我也会睡不着的。”

“是的,确实不怎么好。”Steve低下头笑了起来。

“Steve你在这里,还有……Tony。”Bucky走进客厅,似乎没想到他会在那里。

“我们谈完了,我先走了。给你们留点叙旧时间,你可以传授他一点二十一世纪的生活经验。”Tony的俏皮话依旧没变。

“Tony等一下,我还没来得及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照顾Bucky。”

“哦,这个……”Tony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并不用特意感谢我,虽然我把他照顾的很好,Barnes是不是?”

Tony看向Bucky,笑得一脸坦然。

“是的。”Bucky面无表情的说道。

TBC

不敢相信自己的更新速度 昨天断了一天的网就可以码出一章 果然断网催人奋进 哎

评论(4)
热度(22)

© 春风不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