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识

专注自嗨五百年
间歇性话痨
墙头一大堆
愿望是做个安静耕地的老农民:)

【冬铁】向死而生 born to die 1

大概就是两人从内战后互相治愈的故事  不长 有丢丢漫画梗 有吧唧版队

之前放在随缘 不过现在已经随缘了:)



子弹穿过他的身体,那个男人倒下了。周遭是一片寂静,子弹离膛的翁鸣声也凝固在了这如死潭般的空气中,而美国队长在众目睽睽下倒在了地上,鲜血洒在了通往人民审判的阶梯上。接着就只剩下有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和躁动不安的人群。

 红骷髅得到了他想要的,这对他来说是英雄时代落幕的一个开始。

 酒保一边擦拭着手里的酒杯一边频频把视线投向吧台角落里的那个男人。他从一开始进来就安静的坐在那里,晦暗不明的灯光打在男人的脸上,勾勒出他英俊坚毅的侧脸轮廓。他穿的和周围其他人没什么差别,靴子和裤脚上甚至还有一些泥土。不过酒保知道这家伙一定不是什么善茬。在这个基辅郊外的肮脏小酒吧里,他见过很多不好惹的家伙,一些贩卖军火的走私者,人贩子,甚至还有一些拿钱卖命的亡命徒。这里鱼龙混杂,那些人偶尔会在这里商量他们一些肮脏且不能为人所知的小秘密。

 酒保走过去给角落里的男人倒酒,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用俄语说了声谢谢。一双蓝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感情色彩。酒保觉得他的眼神令人胆寒,比他以前见过的那些坏家伙还要可怕,就像西伯利亚的冬季一般寂静、寒冷、了无生气。还有他藏在衣袖下的金属手臂,也许是他是哪个黑帮的成员,坐在这里等着和人做交易,又或者他也是个给钱卖命的雇佣兵,刚刚结束手上的几条人命。

 “砰”的一声,酒吧的门被人打开,外头的冷风混合着雪花吹了进来,冷的人一颤。这打断了酒保的胡思乱想,所有人不禁都向门口看去,对方在门口驻足了一下然后径直走向了吧台的角落,门又合上了,基辅的大雪又被关在了外头。

 对方在那个男人身边坐下,女人的红发像一段红色的天鹅绒,她的头发和皮草上都落上了一些雪花,她随意的掸了掸。

 “给我来一杯和他一样的。”美艳的女人给了酒保一个令人心醉的微笑。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女人直到喝了一大口伏特加之后才缓缓开口。

“James,你可不怎么好找。”

“但你还是找到我了。”

“没错,但花了我不少时间。”

“你想要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正在度假,也许我只是想和你坐下来聊聊天。”

“来这儿度假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冬兵看了她一眼。

“嗯……我想你说的不错。”Natasha环视了一下四周,“不过我很快就会离开。”

冬兵不再搭腔,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你拿走了他的盾。”

 在美国队长Steve Rogers被刺杀后,Natasha负责转移美国队长的盾牌,有人在此期间劫走了它,放倒了那么多的守卫,保险箱的门被轻易的扯开,不用想了,能这么做的只有冬兵。

 “它属于Steve,我不能看着你们把它交给别人。”

“它当然属于Steve,我们也没想交给别人。之后呢?单枪匹马去伏击红骷髅,你的愤怒迟早会要了你的命。”

 “我只是试着做我该做的事情。”他感到有些愤怒。

Natasha凝视着他,半响才又开口:“那什么又是你接下来该做的呢?我希望你不要走的太远,那通常没有什么好结果。”

Natasha一口喝完杯子里的酒就离开了。不,不会很远,他很快就能做完的,只需要去趟纽约。

 在找Bucky的并不仅仅只有Natasha,还有Tony。当一切结束后,他拿到了Steve留给他的信,也接受了他的委托。他要找到Bucky,要让美国队长这个称号继续传承下去,这对Steve来说意义要比自己重要的多。Tony相信他,即使经历所有的一切之后也是如此,他们是战友,是朋友,就如同James Barnes与Steve一样。

 几个月的打探竟然没有一点实质性进展,即使有线索也是稍纵即逝,比如监控里几个模糊的身影,人去楼空的房间。冬兵逃开了stark的信息追踪,他不想被找到。直到Tony在Steve墓前看倒一朵新鲜的红罂粟花,他就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Tony从梦中醒来,喉咙干渴的如同火燎,他梦到了死亡鲜血和硝烟。战争看似结束了,但其实不然,死亡和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它们如影随形。总会有人死去,可以为了任何东西,信仰或自由,荣誉与贪婪,这些东西不分好坏。这么一想Tony忽然觉得死亡也变得平淡到不值一提。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闹钟现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半。他走向窗口,月光让他变得清醒,他咕咚咕咚的喝着水,只有这样才能稍稍缓解他喉间的不适。他呼唤了几声自己的智能管家,但却没有任何反应,这很反常。而此刻角落里的阴影开始缓缓的向他靠近,不带一丝声响来到了Tony的背后,枪口抵着他的后背,一套动作专业、安静且致命。如果不是枪手动作停在于此,他恐怕他也要倒在地上了。

 “stark。”黑夜里响起的声音低沉又决绝。

 “hello,Barnes。”Tony回过头去嘴角牵动出一个笑容,“我一直在找你。”


TBC


评论(3)
热度(51)

© 春风不识 | Powered by LOFTER